<em id="e2xgd"><acronym id="e2xgd"></acronym></em>
  • <progress id="e2xgd"></progress>
      1. <em id="e2xgd"><object id="e2xgd"><input id="e2xgd"></input></object></em><rp id="e2xgd"></rp>
      2. <dd id="e2xgd"><track id="e2xgd"></track></dd>
        央廣網

        幼兒園教師“男團”煉成記

        2019-08-05 09:30:00來源:中國教育報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康巴什區第九幼兒園付世杰老師組織孩子們玩“穿越高架橋”的游戲,鍛煉他們的勇氣。 趙智慧 攝

          9年前,學前教育專業畢業、在幼兒園就職的段偉,從不敢輕易說出自己的工作單位,被問急了,頂多一句:“當老師。”草草應付了事。“因為不想被叫‘男阿姨’啊!”段偉笑著解釋。如今說來是笑談,但當初很長一段時間對他來說,這真的是一個“痛”。而這樣的“痛”,也正是學前教育男教師少和隊伍不穩定的重要因素。

          2012年起,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康巴什區持續加大學前教育男教師招聘力度,并為男教師成長搭臺,有力保障男教師隊伍的穩定發展。目前,全區男教師130余位,約占學前教育教師總量的15%,位居全國前列。

          暢通“入口”,保障男教師隊伍源頭活水

          2011年,國家全面啟動實施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其中加強學前教育教師隊伍建設是一項重要任務,康巴什區在落實這一任務中,除了整體加強學前教育教師招聘、培訓力度,也格外注重加強男教師隊伍建設。

          “對幼兒特別是男孩,父親角色的教育缺位是一個普遍問題,所以,我們希望在新一輪學前教育的發展中下大力氣解決這一問題,讓幼兒園多些陽剛之氣。”康巴什區教體局副局長李美榮介紹說。

          2012年,康巴什區在鄂爾多斯市率先暢通幼兒園男教師招聘通道,采取不限戶籍、單獨劃線的方式招聘,當年共招聘10人。此后,每年都在學前教育教師招聘中專門安排計劃,用于男教師招聘,并逐年擴大比例。同時,嚴把入口關,在學歷和專業水平要求上不斷提高標準。近幾年,該區招聘了北京師范大學、吉林師范大學、內蒙古師范大學等區內外優秀本科畢業生66人。

          截至2019年6月,康巴什區共有19所學前教育機構,包括13所公立幼兒園、5所私立幼兒園及1所早教機構,共130余位男教師,約占學前教育教師總量的15%。

          從最初只有個別幼兒園有男教師,到如今每個園都有,有的將近每個班都能配1位男教師,現在,進“有男教師的班級”成為越來越多家長的訴求,康巴什區幼教“男團”逐漸成為當地一張教育名片。

          “在他們的帶動下,全區幼兒園教師隊伍越來越有精氣神兒,越來越陽光。”李美榮說,“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加大男教師的招聘力度,讓這支隊伍更加壯大起來。”

          搭建平臺,讓男教師有職業認同感

          “一個大男人,老被別人開玩笑說‘哄孩子’的,久了自己也感覺這工作好像是挺沒出息的。”蒙古族小伙伊拉圖對自己初入職時的苦悶心情記憶猶新,愛好手工制作的他,曾無數次想要離職去創業。

          但在近幾年,伊拉圖在朋友圈越來越多地曬出一些精美的木工、陶藝作品,這是他在自己的工作室完成的,而這工作室就“開”在幼兒園。

          “與女老師相比,男老師更有干事業的想法和闖勁兒。”園長白烏云娜說,“伊拉圖不愛說話,但他愛琢磨,又擅長手工,所以只要他有想法,我就大力支持。”

          當伊拉圖提出想嘗試開設陶藝課程時,幼兒園就派他到景德鎮去學習,他想做教具,幼兒園為他購置木工設備,并專門騰出一間屋子作為他的工作室。

          開發園本特色課程、為每個班的區域活動量身定制教具或創設環境、帶領教師們全程參與幼兒園分園的整體環境創設……伊拉圖一個又一個創意和想法在這間工作室誕生并變成現實,他也不斷獲得諸多新技能:陶藝、木工等專業技能證書,還自學了影視后期制作、室內3D設計、景觀設計、玩具設計、舞臺道具設計。

          采訪中,伊拉圖一再說很感激幼兒園給了自己平臺,把自己的一點兒小愛好挖掘出無限多的可能,使他成了別人眼中的“能人”。

          其實,充分發揮男教師的優勢,給他們壓擔子、搭臺子,已基本成為康巴什區各幼兒園園長在教師隊伍管理中的普遍做法。

          二幼的周家輝老師喜歡木工、電焊,園長就將戶外的一大片場地交給他,他挖“礦井”、設坑道、搭木橋,為孩子們設計了一個“挖礦尋寶游樂場”;一幼的陳智棟老師崇尚自然教育,園長就支持他帶著孩子們“爬墻上樹”、穿越障礙、模擬叢林大作戰,逐漸形成幼兒園的特色課程——叢林野趣……

          曾經不好意思告訴別人工作單位的段偉,用專業的知識幫助一個特別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平穩度過分離焦慮期后,也對幼教職業有了新的認知。“現在我不僅不怕告訴別人自己是一名幼兒園教師,還會順勢給他講講學前教育有多重要,也會講講如何科學育兒。”段偉驕傲地說。

          為了充分挖掘每位男教師的潛力,給他們搭建起職業發展的平臺,康巴什區教體局積極倡導各幼兒園,對男教師要注重多崗位使用、業務行政雙軌培養,并且在評優選先方面向男教師傾斜。目前,很多普通男教師都被評為各級優秀教師,入選鄂爾多斯市“好人榜”,有的還當選了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男團”練兵場,讓每位男教師走得更遠

          “雖然每個幼兒園都給了男老師發展極大的支持,但他們依然會有孤單感,因為他們依然是絕對少數。”康巴什區第一幼兒園副園長劉志強,關注學前教育男教師隊伍建設近10年,對于男教師的生存狀態感同身受。而對于這一問題,分管學前教育10余年的李美榮也注意到了。因此,2013年起,康巴什區教體局積極支持男教師組建聯盟,讓“單兵作戰”的精英部隊發揮規模效應。

          2016年,在此前男教師自發成立的“男幼師俱樂部”的基礎上,先后有6位男教師自發建立研修共同體,利用周末自主開展教學交流研討,積極促進自我成長。2017年8月,康巴什區教體局借助成立中小學“名師工作室”的契機,成立了“康巴什區男幼兒教師工作室”,將男教師隊伍以團體方式納入首批7個名師工作室,通過機制保障,推動幼兒園男教師集體專業化發展。

          工作室首任主持人劉志強告訴記者,讓1+1>2,是工作室團隊發展的核心目標。因此,工作室在構建之初就明確:打破體制壁壘,建立開放包容的團隊文化和工作機制,工作室首批37位備案成員,不僅注重多民族融合交流,還將臨時聘用教師和民辦園教師吸納其中。而且,工作室還積極與區內外男教師平臺聯系,在重要研修活動中廣泛汲取女教師研修經驗并邀請女教師參與研修或活動。

          “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這是工作室成員們共同的感受。“以前也整天琢磨幼兒體育,但只是專注于一項工作,來了工作室一下子打開了思路,開始探索整體構建幼兒體育教學活動。”工作室成員索明雷說。

          經過近兩年的摸索,索明雷牽頭組織構建的“幼兒園體育課程體系”初步成形,在《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和《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的框架下,將幼兒體育活動按照三個年齡段六個學期分別設立目標體系、主題游戲活動及評價標準,這一成果將于2019年秋季開學在全區幼兒園推廣。而蒙古語授課體育項目組的男教師將蒙古族傳統體育項目——搏克運動進行了系統化開發研究,不僅在蒙古族幼兒園普及,還把它帶到全區16所漢語授課幼兒園普及推廣,讓更多孩子在這項對抗性游戲中鍛煉身體。

          2019年6月,康巴什區召開首屆幼兒園男教師發展論壇,鄂爾多斯市9個旗區有近400人參加,其中男教師約280人。“康巴什區學前教育男教師團隊的發展,為新時期鄂爾多斯市學前教育發展提供了經驗借鑒,下一步我們將大力扶持這一平臺的構建、擴展和跨區聯動,也將加大全市學前教育男教師隊伍建設。”鄂爾多斯市教體局托幼辦副主任高俊志說。

          如今,康巴什區幼兒園教師“男團”也引起了江蘇、山東等地學前教育專家、全國知名幼教男教師的關注。劉志強告訴記者,近期有本市各旗區及江蘇、廣州、四川等地幼兒園或類似團體正在和工作室積極聯系,希望兩地建立線下合作,共同推進男教師的專業發展。“我們也希望與更多高校學前教育專家建立合作,為我們把脈問診。”

        編輯: 安紅麗

        幼兒園教師“男團”煉成記

        幼兒園教師“男團”煉成記,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康巴什區第九幼兒園付世杰老師組織孩子們玩“穿越高架橋”的游戲,鍛煉他們的勇氣。截至2019年6月,康巴什區共有19所學前教育機構,包括13所公立幼兒園、5所私立幼兒園及1所早教機構,共130余位男教師,約占學前教育教師總量的15%。

        關閉
        天天日影院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