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e2xgd"><acronym id="e2xgd"></acronym></em>
  • <progress id="e2xgd"></progress>
      1. <em id="e2xgd"><object id="e2xgd"><input id="e2xgd"></input></object></em><rp id="e2xgd"></rp>
      2. <dd id="e2xgd"><track id="e2xgd"></track></dd>
        央廣網

        “熊孩子”暑假安全“大考”我們怎樣過關?

        2019-08-06 09:09:00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杭州8月5日電題:“熊孩子”暑假安全“大考”,我們怎樣過關?

          新華社記者俞菀、馬劍、毛鑫

          教育部日前發布關于2019年中小學生暑假安全工作的提示,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加強相關方面安全防護,提示廣大家長務必增強安全意識和監護意識,切實承擔起監護責任。

          據新華社記者調查,當前暑假過半,未成年人意外傷害事件仍時有發生,孩子假期安全問題正成為一場“大考”。

          各地暑假未成年人意外傷害事件仍不少

          近期未成年人安全問題時常牽動人們的神經:據不完全統計,從5月30日到7月13日,全國各地約50名學生溺亡;在四川,當地警方在暑假短短8天時間里,分別在四個地方“撿”了6個走失的孩子;在浙江,一個月內連續發生9歲女童被租客帶走致死、15歲女孩與同伴出游后下落不明等悲劇;在廣州,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暑期以來,全市已發生4起未成年人非正常死亡事件,比2018年翻了一番。

          全球兒童安全組織中國區首席代表崔民彥表示,暑假是青少年兒童傷害多發月份,占全年傷害案例的近20%。其中,交通事故、溺水、跌落和動物傷占比較高。

          南京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醫務處主任田曼稱,暑假期間,該院外科急診平均每日接診未成年人的意外傷害占到接診患兒總數的53%,較平時的45%有明顯增高。骨折、燙傷、蟲咬傷的患兒較多見。

          浙大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急診科副主任葉盛告訴記者,據該院不完全統計,暑假未成年人意外傷害病例大約比非假期月份要多30%-40%。他提醒說,不少孩子在假期運動量加大,還有的參加舞蹈等藝術訓練,導致運動意外傷害在假期有明顯增長。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骨二科副主任周建林介紹,一到暑期小兒急診就會增加,頭部擦傷磕碰傷、骨折等病例比較多見。

          據有關部門數據,農村留守兒童、“小候鳥”等類型孩子在假期面臨更大安全風險。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指揮中心宣傳辦副主任古嘉強介紹,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小候鳥”們又對城市生活不熟悉,經常發生走失、交通事故等意外。杭州市公安局經濟文化保衛支隊行動大隊大隊長李陽透露,據不完全統計,當地溺水事件發生概率中,本地和外地孩子的比例一度達到1比5左右。

          難點:安全教育“落地難” 暑期托管服務不足

          多名警務人員與醫務人員指出,脫離家長監管、過度依靠老人帶娃、環境陌生復雜、缺乏自制力和避險知識是假期未成年人傷害事故多發的共同原因。此外,也有專家指出,這些原因背后仍有更深層次問題。

          ——安全教育受“冷”,家長孩子均缺少安全意識和避險知識。記者發現,在一些地方,本應由孩子完成的假期安全知識學習流于形式。“對學生假期安全教育,很多學校通過APP線上做題。但實際上不少都只是家長在做。”杭州學生家長李先生說。

          記者還在走訪中發現,不少家長并不知道社區有假期安全主題宣講,有些知道也不重視。“我們在開展社區公益培訓時,有這樣的困惑,家長似乎更愿意帶孩子去參加奧數英語培訓班,聽說是安全教育培訓,來的就零零散散,并且以老人居多。”崔民彥說。

          ——暑期托管機構不足,公益的“不好找”,私立的“不放心”。不少家長向記者反映,在選擇暑期托管機構時陷入公私“兩難”的境遇。北京一位進城務工人員告訴記者:私立機構價格普遍較高,自己收入有限難以承受。而大多數公益托管機構依托于一些單位的工會組織,或當地學校、社區開辦,有特定的服務人群,且數量不多,招生席位有限。再有一些通過網絡或小傳單找到的機構,雖然價格能承受,但又顯得十分可疑。小門臉、無資質、缺少設施設備、工作人員身份不明,誰敢放心將孩子交到這樣的機構手中?

          破題:“五方聯動”加大暑期托管服務供給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地方以“假期安全”為核心,整合資源提供更多公益暑假托管服務,尋求破題。

          今年暑假,浙江諸暨市教育工會和諸暨市店口鎮中心學校等單位共同舉辦了店口鎮企業員工子女暑期愛心托管班。該班為來自全國10多個省份的數百名企業員工子女提供暑期輔導,并組織研學、文體活動等,讓孩子們安全開心過暑假。

          在海南省三亞市吉陽區,針對當地外來務工人員子女較多,暑期安全壓力大的問題,當地教育局招募大學生志愿者,開設“暑期公益托班”,化解家長苦惱。 當地還在暑假開設多門“公益公開課”,讓培訓機構的專業老師走進學校教室,免費給孩子們上課。據記者了解,2017年以來,已有1萬多名孩子從這種“政府購買+志愿服務”的模式中受益。

          另外,武漢、重慶等地也都根據城鄉兒童暑期特點,推出了各具特色的公益性暑期托管班。

          “政府、基層自治組織、社會力量、學校、家庭的‘五方聯動’應更加順暢。”杭州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張超認為,要實現充足的暑期托管服務供給,政府持續支持、穩定經費保障,明確制度設計等環節缺一不可。

          另外專家還建議,在部分沿海發達城市加快推廣分層分類的社會服務模式。針對不同的收入和需求群體,實施無償、低償和有償的青少年兒童假期安全托管模式。

        編輯: 果君

        “熊孩子”暑假安全“大考”我們怎樣過關?

        浙大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急診科副主任葉盛告訴記者,據該院不完全統計,暑假未成年人意外傷害病例大約比非假期月份要多30%-40%。

        關閉
        天天日影院总视频